首页 > 礼仪资讯 > 重庆一年近八旬老人起诉要求儿女“常回家看看”

重庆一年近八旬老人起诉要求儿女“常回家看看”

发布日期:2016-07-06 07:32:03   浏览次数:162 关键词: 法律 老人 母亲 回家 大哥 老年人 检察官 道德 条款 子女 放大字体  缩小字体

检察官看望张桂芬老人(左二)

检察官看望张桂芬老人(左二)

新修订的老年人权益保障法规定,家庭成员应当关心老年人的精神需求,不得忽视、冷落老年人,并将“赡养人对老人的探望义务”原则确定下来,强调“与老年人分开居住的家庭成员,应当经常看望或问候老年人”,即要求子女“常回家看看”。

该法颁布后不久,重庆市长寿区就出现了全市首例以“常回家看看”为诉讼请求的赡养纠纷案。年近80岁的张桂芬老人在检察官的帮助下,得知“常回家看看”写入法律后,立刻将“请求依法判令被告常回家看望和问候原告”这一诉讼请求加入自己的起诉状中。

大儿子不愿照顾母亲

长寿区新市镇堰耳沱村的张桂芬一生命运多舛。她与第一任丈夫结婚13年,生下两儿一女后,丈夫便因病离开人世。1973年张桂芬再婚,结婚不到两年,丈夫因车祸离开了正在坐月子的妻子和嗷嗷待哺的小女儿。

从此后,张桂芬没有再嫁。她依靠微薄的收入,一个人把四个孩子拉扯大。1998年,四个子女纷纷长大成人,成家立业,张桂芬年龄也大了。四个子女商量轮流照顾母亲,每个子女每月给母亲20元零花钱。

2012年底,张桂芬不小心摔断了右手,给生活带来不便。见母亲年事已高,生活自理出现问题,四个子女坐在一起商量,最后决定母亲每年轮流在四个子女家生活3个月。

今年年初开始,张桂芬住到了小女儿家,直到4月。“3月份的时候就该轮到大哥照顾母亲了,但他一直不来接母亲。”小女儿说,她多次提醒大哥,他才把母亲接到了他农村的老屋,让母亲一个人住,自己却住进了镇上的新房,而且再也联系不上。

5月28日,张桂芬一气之下向长寿区法院提出诉讼请求,要求四个子女轮流照顾自己,并承担医药费。法院向大儿子发出的传票,由于其“失踪”无法送达,造成法院至今未能开庭审理此案。6月底,法院向“失踪”的大儿子发出了公告,自公告之日起,经60日后将视为送达。

听说检察院是法律监督机关,张桂芬又来到区检察院寻求法律帮助。检察官袁其静、范树荣得知老人强烈希望四个子女经常回家探望自己后,告诉张桂芬,新修订的老年人权益保障法把“常回家看看”写入法律。听后,张桂芬很激动,立即把希望儿女回家探望自己的意愿加入到起诉状,请求法院判令儿女常回家看望自己。

老人独处老屋生活艰辛

7月3日,袁其静、范树荣来到张桂芬家中。所谓的“家”,不过是一间很久以前建的老屋,墙面的泥土大部分由于风化露出竹块。狭小的大门口挂着蜘蛛网,门口灶台上放着一口有破洞的大锅。

“这屋子她小女儿刚打扫过,安通了水电,现在已经好多了。”邻居张大姐告诉检察官,老人的大儿子将其接到老屋时,里面潮湿不堪,霉味熏天,根本无法住人。一段时间来,张大姐经常帮张桂芬买菜提水,照顾其日常起居。这些本该儿女们做的事,多由张大姐代做,因为她实在看不下去。

跟着张大姐,检察官沿着狭窄昏暗的走廊来到张桂芳的卧室,此时的她正躺在床上休息。老人耳朵有些不灵便,说话需要贴着她的耳朵。“我想我大儿子回来看我,我也活不了几天了,但想了也没用!”这是张桂芳见到检察官说的第一句话,说完便摇头流泪。

弟妹希望大哥遵守协议

“我认为按照我们以前的协议,轮到大哥,就该大哥管!”张桂芬的小儿子对检察官说,每次找到大哥,他就躲起来。

“大哥条件是最好的。”小女儿说,自己做小生意,也比较忙,但每周都会看望母亲,给她买菜,帮她洗衣服。而大哥十几年来都很少照顾母亲,这让她感到非常愤怒:“3个月时间并不长,如果大哥还记得起妈妈的辛苦,就管一下她吧!”

现在,小儿子和儿媳都在寻找大哥,但始终没有结果。他们希望:辛苦一辈子的母亲,能有一个安宁的晚年。

在得知张桂芬老人生活困难后,7月6日,该院副检察长王义尧和袁其静、范树荣带着日常生活用品,到张桂芬家看望老人。

老人流着眼泪告诉王义尧,她和大儿媳关系不好,而儿子又是“妻管严”,所以儿子才不愿和她住在一起。

看着张桂芬布满泪水的面容,王义尧告诉老人,检察官一定会尽力帮助她,请她放心。临走时,张桂芬握住王义尧的手,反复拜托他帮助自己找到大儿子:“如果找到他,让他赶紧回家看看我吧!”

强制探望义务有待配套性规定落实

重庆邮电大学副教授王志刚说,新修订的老年人权益保护法规定了赡养人对老人的强制探望义务。对此条赞之者有之,质疑者也不乏其人。

质疑者的问题主要集中于两点:第一,该条款是不是混淆了道德与法律的界限?第二,该条款是否具有可操作性?

王志刚认为,该条款没有混淆道德与法律的界限。该条款看似是一个具有道德色彩的条款,实际上,法律也应反映当今社会倡导的和谐、法治、诚信、友善的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,也应尊重、继承传统道德,也即用法律来支持道德,保障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体系的建设。法律有劝善、改变社会风气、进行行为导向等多样化的功能,道德与法律是相辅相成的。从这个意义上讲,“尽孝”入法并无不可。

从历史传承来看,“尽孝”入法也有其法律文化基础。“百善孝为先”,“孝”为中华礼仪第一礼,在中国礼法体制中有重要地位。而礼法合一是我国古代法制的重要特色,所谓“出礼则入法”,“尽孝”受法律调整在中国法律文化传统中是不言而喻的。

此外,道德规范与法律规范关于权利义务相统一的精神是一致的,道德规范是法律规范的基础,而法律规范又反过来强化和维护道德规范。因此,本条款并未模糊道德与法律的界限,而是道德在法律层面的确认,是法律对道德的强化和固守。

但是,该条款操作性需要加强。王志刚认为,从“无制裁则无法律规则”、“无救济则无权利”的角度出发,本条法律用了“应当经常看望或问候老年人”的刚性用语,意味着这是一种强制义务,却缺乏相应的违法制裁措施和权利受损后相应的救济途径。

那么,赡养人不常回家看看怎么办?用人单位克扣赡养者的探亲假怎么办?并且,什么是“经常”?时间、距离如何计算?如确实无法经常探望,问候老人如何实施?

应当说,这种担忧不无道理,作为一部涵盖面较广的法律,新修订的老年人权益保障法同样也需要众多配套性规定来保障落实。本法的制定首先将“赡养人对老人的强制探望义务”这个原则确定了下来,从而在法律依据、理念推进等方面做好准备,希望未来通过颁布类似实施细则的方式使其更具操作性。

应当看到,该原则入法的意义必然推动地方立法,王志刚说,地方立法主体应根据本地实际情况,以地方性法规、地方政府规章的形式对该原则条款的落实作出更为具体的规定。

分类浏览
热门图文
最近更新
热点推荐

家庭礼仪

家庭礼仪是指夫妻和有血缘关系的人之间的礼仪,家庭礼仪是家庭和...

叩首礼

叩首礼常见于下级对上级、少辈对长辈。表示恭敬、侍奉、恳求之意...

敬茶礼仪——茶水八分满

客来敬茶是人们日常社交和家庭生活中普遍的往来礼仪。俗话说:酒...

《礼记·玉藻》中的传统礼仪要诀(九容)

“足容重,手容恭,目容端,口容止,声容静,头容直,气容肃,立...

点击排行